中文版 | English


公园历史

    谈到"北宫"名称的来历,还要从我的七世祖荣恪郡王绵亿(1764-1815)说起。

    荣恪郡王,名绵亿,字镜轩,号南韵斋。是清高宗乾隆帝第五子荣纯亲王永琪(1741-1766)的第五子。

    荣恪郡王绵亿自幼生活、学习在宫中,博览群书,过目成诵,善背经史如瓶泻水(见《啸亭杂录》。书法以行草见长,善学王羲之,又擅画白苗仙佛,得王维、吴道子之遗风(见《写春精舍词》)满蒙语文、骑射、算法乃为所长,又喜音乐,集包衣子弟为"南十番乐"因自号南韵斋。

    荣恪郡王曾任正红旗蒙古都统、镶黄旗汉军都统、管纛大臣、管园大臣、领侍卫内大臣等职。并曾受恩赐金黄蟒袍。赐金黄蟒袍,即在近支亲王郡王中也是少有的殊典。

    嘉庆二十年(1815)郡王因病辞世,年五十二。

    荣恪郡王园寝就建在丰台大灰厂村迤北三里,原地名为樱桃园,是清江西羲宁州州同张彭龄之地,共一顷十亩。嘉庆九年(1804)荣恪郡王命人采访坟地,因地师(风水先生)说?"该地吉"乃用府中通县小东格地四顷五十四亩、房二十间与张彭龄换得。张地原四至为:东至横水沟,西至大沟底,北至官分水。这也就是后来园寝的四至。

    但是荣恪郡王园寝工程是官工,即是由工部兴建。民间相传"官工活,慢慢磨"。荣恪郡王园寝从嘉庆九年(1804)换得大灰厂樱桃园地后不久即兴工,到嘉庆二十年(1815)郡王去世时工程还没有完,全部六十余间房却盖了十年以上,真的是太慢了。盖的工程中樱桃园却已形成了一处很大的工地。因当时南边也有一处工地。当地人称南工地位为"南工上",称樱桃园工地为"北工上"。后来由"北工上"略作"北工"又讹写成"北宫"。于是"北宫"之名,遂代替了樱桃园,直到今天。

    在北宫园寝工程没全部完成以前,荣恪郡王的"金棺"(当时王之棺称"金棺") 暂停灵于王佐村。嘉庆皇帝赐奠时,也在王佐,而非北宫。
    "北宫"一名沿用至今,并且能利用当地优越的自然环境建造起供后人闲游览的风 景区,也是一大幸事。
    本文摘自《北京晚报》,有删选。作者金适 为清高宗乾隆皇帝九世孙女,中国农 业大学教授